朱红与月白

肝泥巴!

镐行散记 · 五

        盛夏一缕凉风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一见到小孩的时候就知道,我完了。


  那是盛夏。只一眼我便觉得他是冰镇西瓜最中央的那一口——甜。事实上我的直觉准确的分毫不差。


  此后我与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凝在糖晶里的花瓣,美好、纯洁。


  毕竟小孩是个连胡子都像是用龙须糖屑屑粘成的嗲精。我有时就像是中了邪一样,疯狂的想,想去舔一舔他刚刮了胡子的嘴角。还有一...

镐行散记 · 四

        少年人太狡黠,是猫般圆滑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    小孩是知道我爱他的,我很笃定。

  他用“特别好的朋友”这个身份拒绝了我,没有斩断所有联系,我心存侥幸。接了他的话头。

  之前与小孩的发小偶然交谈中得知,小孩的身边起先并不缺像我这样明着暗恋他的人。也是,他这么好,喜欢他的人怎么可能会少呢?

  谄媚地、自视清高地、志在必得地、卑微屈膝地、死缠烂打地......无一不捅破了那层窗户纸。他们中...

镐行散记 · 三

        我本荒芜黑暗,继而炸裂点点光斑,后因由你构出五彩斑斓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日我其实还同小孩一道去乘了摩天轮。

        小孩本是喜欢极限运动一类的,但是难得今天他有兴趣。...

镐行散记 · 二

        “我”可以是千千万万个。故事可以是虚幻也可以是现实的映射。未知的境地是什么样?谁又知道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  
        晚上小孩留下过夜了。

  许是白日里疯得太狠,他累极了。

  洗完了澡说是要看电视节目,结果我从浴室里出来时他已经靠着沙发眯上了。

  抱膝坐着长手长脚也缩成个小小的一团,背靠着沙发,头一点一点的强撑着睡意,许是看到我...

镐行散记 · 一

昨天是我自己的生日,给自己的日常向小日记,我宇,第一人称视觉,想坚持写他个一年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

         昨天是小孩陪我的第一个生日。我籍着“特别好的朋友”的由头央着他白日里玩一遭,夜里也陪我再过一场。

  我想我真是卑鄙,贪恋着他的好,却还总想着逾越。

  小孩乐呵呵的答应了,想是如我口头说的“特别好的朋友”。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我又骗了他,我暗暗唾弃。

  “哥哥!”小孩又蹦又跳,裹得厚厚实实得活像只大白...

深夜激情摸鱼

第一次试着捏身体哇

© 思狂兮 | Powered by LOFTER